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间隙时刻 三幕

军火女王 卡仕伯×蔻蔻 兄妹组


文章下收


间隙时刻  三幕





“蔻蔻,我没法工作了。”

电脑屏幕在卡仕柏脸上投下幽蓝色的光。

“好无聊……”

下颌一张一阖震动卡仕柏的肩膀。从半小时前看完自己的文件开始,蔻蔻就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像只树袋熊。

“无聊就去干活!从Hek-GG上线麻烦就给我不断的找上来,乌干达的政府军也难搞的不行,本部那群家伙也不知道究竟在干什么”

听起来像是生气了,实际上完全没有。搞不好还乐在其中呢。

天生的军火商。

真是讨人厌的家伙。


偶然的在邻国有生意,偶然的受到军方的邀请,偶然的住在隔壁酒店。

这种堪比五年内在宇宙中找到其他生命体的概率,特别是有耶梦加德盘旋在人类头顶的现在——换句话说就是怎么可能啊。

蔻蔻迷起眼睛。

“讨厌!约拿不在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

她的手穿过卡仕柏腋下,拽着衣领,撕扯衬衫,捶打他的后背,小孩子一样的闹起来。

“把约拿还给我啦!”

卡仕柏拨开蔻蔻挡视线的头发,干脆的回答:“不可能”


于是蔻蔻也放弃了撒娇式的举动。

“约拿最近……还好吗?”

“非常有精神哦,每天端着枪皱着眉大开杀戒呢。”

虽然听起来敷衍。

“是吗……”

对蔻蔻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弗洛伊德先生大概察觉到了。”

“嗯……”


“稻草人最近好烦。”

“嗯……”


“蔻蔻,给我下去。”

“不要”她笑起来“这是女人的嫉妒哦。”



END

。。。。。。。。。。。。。。。。。。。。。。。。。。。。。。。。。。。。。。。。


真的END啦,不会再有了( ´▽` )ノ

_(:з」∠)_……


关于牛奶与性别的小事

福尔摩斯X华生友情向。ABO

在第四季结束以后也让我来写点什么吧,他们之间相互支持和依赖的关系非常令人羡慕。这是个有点可爱的小段子,希望大家吃的开心(如果有人吃的话

文章下收。






关于牛奶与性别的小事





     “我还是不能相信。”Joan依然头疼不已,从两个小时前她发现这要命的事实开始:“自从过了12岁,我已经作为beta生活了超过20年。”

     “至少你接下来还能够当超过40年的Alpha。”Sherlock一边往牛奶里倒麦片一边敷衍的回答,显然他对自己午饭的关注远超过对Joan性别的。

     “我不是说……等等,Sherlock。”Joan觉得哪里不对,他看起来对身边没有掌握的事冷静过了头:“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一开始。”他终于转过来看了她一眼:“毕竟你的味道就像加了酸橙的龙舌兰。恕我直言,这对于一个瘾君子来说可不合适。”

       Sherlock把稍小的碗放在Joan的手边,自己则坐在她对面柔软的皮沙发里:“我最初以为作为康戒陪护,你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有攻击性。”

     “后来发现你对信息素的敏感程度迟钝的令人担心。”他用勺子指了指Joan,换来一个瞪视:“如果真的有这么有效的抑制剂我大概想尽办法都会去弄一箱。”

     “我真是一点不奇怪。你找到了吗?”Joan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漫不经心的问。其实她有点不愿意理Sherlock,他在大多数时候一旦张嘴就像个糟糕的政客一样说个没完。

     “当然没有。”他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可以把牛奶当作抑制剂的,Watson。”

    “你说什么?!牛奶?”Joan差点扔掉了手中的勺子。

     “我想这是某种特殊的变异,不过到现在为止对你健康应该没什么影响。”

     “你是说毫无知觉的吃了抑制剂20年?!” Joan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真不敢相信!你就没想过要告诉我吗?”

     “这只是个猜测,而且我从知道之后我们家基本上就用羊奶代替牛奶制品了。当然,今天除外。不然你现在仍然会以为自己是个……嗯……”Sherlock停顿了一下,瞪大了他那双无辜的眼睛:“柔和的Beta。”

     “羊……!”再次受到刺激的Joan又跌回扶手椅上。

     “而且往好处想想,Watson。这样你依然可以像个Beta出入一切可能发生犯罪的场所,同时兼备Alpha的灵敏和力量。”他又吞了一口麦片:“对于咨询侦探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天赋。”

        Joan觉得头更痛了。并非不在乎Sherlock的隐瞒,只是她清楚他绝不会说出没把握的话来,特别是在关于自己的事情上。更何况在她自己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突然说出这种猜测也确实不太合适。她非常感谢他的体贴,但是她……

     “如果你担心医疗保障卡或者护照的话我们可以去找Mycroft的朋友去换掉它,虽然我认为那一点也没必要。”

        Joan因为被猜中又瞪了他一眼。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沮丧,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居然也觉得这没什么重要的了。

        Sherlock香青似的气味飘过来释放着友好的信息,Joan决定趁着牛奶的效果还没有完全发挥的时候原谅他。






END


……………………………………………………………………………………

你可能会感到疑问的几件小事


我其实对ABO只有最最基础的了解,如果有什么常识性的错误还请指正。


这是个片段,前后都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了,我只是想描写一下他们两人之间温暖的关系,和麻麻那熊孩子没办法的温馨场景。


香青是菊科香青属的植物,常用于制作干花或者精油,是一种传统香料。


间隙时刻 二幕

间隙时刻 二幕

卡仕柏X蔻蔻 兄妹组

正文下收

间隙时刻  二幕


蔻蔻很少会到卡仕柏的船上来。

但在曾经的某一段时间里,这里对她来说远比那个老狐狸的本部更接近“家”的概念。

因此卡仕柏倒是对她突然出现在舱室门口完全不感到意外。


她看起来非常沉默。

自那件事以来永远上扬的嘴角难得的拉成直线,似乎可以看见愤怒和悲伤溢出胸口,漫过地板和沙发成为深不见底的泥潭。

【那底下可是能让所有人类颤栗的怪物】

卡仕柏想。

然后放下手中的洗衣篮,愉快的打着招呼:

“哟,蔻蔻。


撩起蔻蔻的柔软接近透明的额发,果不其然看到淤青的团块。

卡仕柏发出轻声的叹息。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神情轻松以至于看起来漫不经心的问到:“因为R ?”


“砰!”

蔻蔻的拳头擦着卡仕柏的太阳穴砸进沙发靠背里。

微笑着看着她阴郁的眼睛,卡仕柏毫无动摇。

这混蛋……

“法尔梅!”蔻蔻提高声音:“抱歉……有点事要谈。”

因为担心而探身进来的女人点点头,关上舱门。

“雷纳德·索奇,艾克·哈特,两个倒霉的男人是你天真幼稚的牺牲品。”

他像是在作演说般高谈阔论。

“背景调查?本部的情报?那种东西本来就不能全盘相信吧?”

“魔女确实已葬身火海。但是Bookman,Scare Crow,SCS,甚至弗洛伊德,军火商的身边嗅着金钱味道而来的恶犬要多少有多少。”

卡仕柏终于收起那令人讨厌的笑容,露出海克梅迪亚式的,毒蛇般的目光。

“以为有雷姆和法尔梅在身边就没问题?真是没长进啊,蔻蔻。”

卡仕柏可以确定他听见了蔻蔻的牙齿发出“咯吱”的声音,对方大概正在想像把自己吞吃入腹的场景。


“什么啊……”剑拔弩张气氛突然间消失了,蔻蔻把额头顶在卡仕柏的胸口,整个人像是埋在了他怀里:“你是来给我忠告的吗……卡仕柏哥哥。”

“是警告。”

他拍着蔻蔻的背,低下头亲吻她的发旋。

“要我安慰你吗?”

“不……这样就好。”



致R.

-------- -------- -------- -------- -------- -------- -------- --------

R死去的那里太让人难受……特别是OP里还有他拿着酒站在自己墓前的镜头!过分!!

我觉得蔻蔻肯定,比我,比我们所有人都更加难受吧……

其实我不确定艾克就是这个艾克……不过我觉得应该就是原本雷姆部下的那个吧……

间隙时刻

间隙时刻

军火女王 蔻蔻X卡仕柏 BG

我一直觉得这对非常搭!即使兄妹也阻止不了我!!
文章下收





部下们在身后的林子里进行“赢的人晚上吃牛排!”对抗演习。面前的大小姐则趴在沙滩上享受高级日光浴和清凉的海风,已然进入梦香的样子。

但卡仕柏清楚她1000%是醒着的。

真令人愉快。

他在蔻蔻身边的沙滩上坐下,捏了捏靠近大腿根部的里侧。

对方从太阳镜框和帽檐的空隙中瞟了他一眼。

“要帮忙涂防晒霜吗?”

卡仕柏自顾自的拾起一旁的瓶子,露出闪亮的白牙。


海克梅迪亚家的一双儿女看起来就像所谓的雪精灵般晶莹剔透,因此自小开始蔻蔻就对自己的宛如白瓷般的皮肤没少上心。直到公主不小心长成了女王,发现旁边那风里来雨里去的白色魔王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从此省去了所有繁杂的早起防晒工序。

而卡仕柏似乎是不知道这事,理所当然的从腿开始涂起。

他很认真,指甲划过膝窝的动作大概瘙痒了蔻蔻,小腿一抬踢向卡仕柏的脸。

“喂喂……还在生气吗?”

他握着蔻蔻的脚踝一脸无奈

“我不是已经道歉了?”

“和欺负小孩子的男人没话说。”

蔻蔻的声音埋在手臂里,闷闷的。

“嘛……”卡仕柏苦笑着躺在她身边,双手垫在脑后“是我把他带给你的吧?”

“啧……变态。”

“这么说真过分。”

“……切基塔呢?”

“去和雷姆玩了,我还没有那么不解风情吧?”

“那么你来干什么?”蔻蔻支起上半身,拉低眼镜,用和他一样的海蓝色的眼睛看着卡仕柏。

“虽然大星海公司有不少善后事宜,80mm炮在H国边境的销售也出了问题。”卡仕柏也侧过头盯着她:“因为我想见你。”

他看起来如此真诚迷人。

于是蔻蔻给了他一个吻。





“喂喂喂”卡仕柏难得觉得自己出了冷汗:“在这?蔻蔻?”

“哼哼哼~”

她从鼻腔发出得意而愉悦的声音,卡仕柏喜欢的那种。

“那就是你要考虑的问题了,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卡仕柏哥~哥~”

她果然还是生气了。




END

情人博弈 2

扎布X珍BG BG BG

犬猿组有点纠结就有点悲伤的小故事w

这俩很可爱啦~( ̄∇ ̄)~

趁着新年更新~也大家新年快乐~


文章下收




情人博弈

Two


“嗯……唔……?”

弗伦洛先生今天的午睡时间也和之前的242天一样,因为缺氧而被打断。一睁眼便看见眸子黑玉似的女人蹲在沙发靠背上,垂下的手臂正贴着自己鼻尖。

看到归看到,这一切映像都没能成功的传导至扎布中枢神经。反倒是那手指散发的烤面包香气成功引了诱胃袋空空的他。

扎布将珍拽进了自己怀里,一点思考都没有。


可真是轻的不像样。

缓慢运作的大脑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迷糊着也没细想,捞起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用牙齿研磨她的嘴唇,舌头从珍微张的嘴探入,捉住她的舌尖,舌叶摩擦,相互缠绕、舔舐、吮吸。想方设法去探索她口腔中的每一个部分。粗糙的舌叶轻轻滑过上颚,沿着齿列来回描摹,追逐着她的舌头。

扎布尝到了咖啡和薄荷的味道,这让他有些醺然,不由得收紧手臂,珍的身影却突然在他怀中模糊起来……


“扎布桑,喂,扎布桑。”

“吵死了……”

动作太猛有点低血压的扎布用力的揉着眼睛。

嘴里似乎还残留着咖啡的苦涩味。




他觉得自己根本是莫名其妙。正盘算着晚上去第四家店找莉莉的时候,雷欧抱着一摞比他还高的纸箱,动作相当艰难的转过脸。

“你就不能和珍小姐好好相处吗?”

“啊?!”扎布正处于不知来源的焦躁中,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不同物种怎么可能友好相处啊蠢货!再说一直都是她在找茬吧?!”

“啊啊……真是的,刚才我在门口遇上珍小姐了噢……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她高不高兴关我什……你看见她了?!”

……

那个,不是梦?


雷欧发现往常聒噪的像猴子似的扎布今天有哪里不对。

比如对擦肩而过的长着四对肉翅超大号虫子似的玩意和卷在它尾巴上尖叫着的金发女人视若无睹;比如摩托车终于承受不了莱布拉诸位非人类的日夜摧残导致两人已经在无云的晴空下走了整整两个钟头,他嘴里的烟却一直没点上火。

再比如现在。

在他充当人肉望远镜的这段时间里扎布一直在一旁发出规律的“咔哒咔哒”声。

雷欧终于被这声响搞的心烦意乱,忍不住转过身的时候,发现扎布那家伙正反坐在椅子上,以一种忧郁的神情玩弄着打火机。

雷欧几乎能肯定他是无意识的。

而且,忧郁?那是什么鬼?!

被同伴的反常下了一大跳的少年愣了好一阵,而等他的注意力回到窗外的时候目标人物已经离开了仓库,防弹的脑壳正在太阳下明晃晃的反着光。

“扎布!扎布!!”斯塔菲斯先生的笑容好像从眼前闪过,他一下子冷汗直流,变得手忙脚乱。

“啊?”扎布不耐烦的应着声“就是那头肥猪?”

雷欧被他一把推到窗框边上,红色的血刃瞬间窜了出去。

“要活的”这句最终也没能说出来。


“给。”

雷欧看着对方手里的大脑不知道该不该接。

“腹黑男不是说要活的吗?喏。”

说着他又把那个软呼呼的恶心玩意往前递了递。

但我觉得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活着……

雷欧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想着总会有办法嘛毕竟是在赫尔沙雷姆兹,交给史蒂夫先生吧希望他不要生气之类的一系列事情,一边用安全头盔把那团东西小心翼翼的装起来。


他偷瞄着扎布面无表情的脸,暗想

绝对不正常啊,这个人。


实际上扎布不仅仅是看起来不正常那么简单。为了面对现在的状况他已经调用了全部信息处理能力。

和他上过床的姑娘不计其数,扎布从来不在乎。

中意的女孩子不多见,总要花些心思。

但这女人不一样。

脾气不好,又粗暴,动不动就拿他当垫子踩,而且还是个会为了那家伙喷香水的小姑娘啊。

所以他也只能更加不在乎,不过是同事而已。

只能是同事而已。



然而扎布的人生中注定总是难以如愿以偿。


月光下短发的狼女背着手站在门口,他手中钥匙叮当一声掉在地下。

警钟在头顶咣当咣当响个不停,但他其实连一瞬间的犹豫都没有。


这下完蛋了,他想。



tbc


………………………………………………………………………………

我终于更新了hhhhhh

虽然打着TBC但可以当作独立短篇来看喔,毕竟我的更新速度实在……【惭愧


这一对真的非常可爱w

希望大家喜欢w

新年快乐( ´▽` )ノ


空条承太郎的忧郁

茸徐 茸徐 茸徐

一个傻爹的故事w




空条承太郎的忧郁





空条徐伦因为暑期课题而第一次来到承太郎任教的大学时,还只有15岁。

不过你也知道的,乔斯达家就是那样。15岁的徐伦已经是个十分美丽动人的小姑娘。

在那一个月里,承太郎的实验室上至研究员下至本科生都想尽办法在找小徐伦搭话,还有胆子大些的试图邀请她吃午餐。

开学之后,空条教授一口气接了五个项目,整个研究所都忙得人仰马翻。而那位勇气可嘉的小伙子,被分配去了新奥尔松研究极地海洋生态。


由此可见,所有敢打徐伦注意的家伙空条承太郎绝对不会让他们活过正月绝不仅仅只是一句玩笑话。


然而,这令承太郎满意的情况终结于她的宝贝女儿19岁那年夏天。去意大利读大学的徐伦遇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男人。

乔鲁诺·乔巴拿。


当空条承太郎以惊人的速度料理好手头的事务飞到拿坡里的时候,徐伦正坐在年轻教父那宽大到有些不成比例的办公桌上吃玛芬蛋糕。


“嗨,爸爸。”全世界最可爱的女孩眨着眼。


“听乔鲁诺说他是你太叔公?”










end


超喜欢的太太被无授权转载逼的再也不会更新了,呵!


情人博弈

扎布·弗洛伦×珍·皇

可爱的犬猿组

两个笨蛋有点甜蜜又有点纠结的故事

文章下收



《情人博弈》


one

扎布和珍第一次上床是在年会的晚上。

刚从天空阁楼回来的短发姑娘骑在他的腰上,浑身散发着赤焰酒的辛辣味道。

灌着酒精的大脑有些迟钝,扎布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连带着要烧灼起来。

珍像是被他的呆滞弄得有些不耐烦,

“Yes or No .”

她说


妈的!少XX小看我!

被侮辱的愤怒窜上了头,他抓住珍的手臂用力向下一拽,形势即刻调转。

身下的少女满目挑衅面色微红,麦香和玫瑰香气混在一起,撞钟般的敲醒了扎布一一这家伙依然念念不忘。

真麻烦……

他觉得头疼,但不讨厌。

“喂,你可别逃啊,犬女”


有些粗鲁的吻落在脖子和肩膀,一路啃咬到胸口。扎布是附近娼馆熟得不能再熟的熟客,亲吻抚触倒比本质工作显得更游刃有余。

珍很快开始回应他,呼吸纠缠肢体盘绕,不知怎得他却愈发急迫起来。礼服外套被扯开扔在一边,伸手作势就要往下探,肌肤相熨的温暖让扎布整个人都变得躁动不已。

“喂”

纤细白皙的手指在他脑后交叉,松松的环绕着他的脖子,珍轻轻的歪着头。

纯粹的表情让扎布一愣。

“该死!”

他托着女人的脖子深深的吻下去。

一夜无眠。




阳光从公寓西边的窗子里射进来的时候扎布才终于有了清醒的意思。伸手摸摸的床铺,发现根本没法判断那已经空置了多久。

切,管他呢。

扎布一边想一边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想找到呕吐物般混沌的记忆中似乎是放在那里烟盒。


而等他真正点上火开始享受酩醉感时,太阳已经又向西边走了两步,天空染上了艳丽的橘红色。

都这个点了干脆别去事务所了吧,反正都喝多了老板也能理解。

刚好不用和犬女碰面……

那女人,总是不打招呼就冒出来……

哎?

……

手中还剩一半的香烟掉在地毯上。


他跟珍·皇上床了。

他跟自己的女同事,一个总是把自己的脸当作习惯性落地点的不可视狼人上床了。

什么玩意儿啊!

什么XX玩意儿啊!

扎布恨不得把头发都揪下来,打出生起还他从来没这么妄想过希望时间倒流,就算被师傅从山顶上扔下去的时候也没有。


那女人到底……

扎布完全不理解珍的意思,任何女人都有可能出现在他的床上但绝对不包括她。

那也是因为犬女不懂得他的魅力。

他打心底里这样认为。

虽然这样认为,思绪却不可遏制的往回飘。

模糊而旖旎的记忆中她不断想要遮住的娇艳表情和蒙着泪水的眼睛,一旦看过就不可能忘记。

糟糕了……有点……




“噢噗!”

今天扎布·弗伦洛的午睡也和绝大多数时间一样,因为脑袋被踩进软垫中窒息而导致终结。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他抬起手臂想要将女人掀翻下去。

这个稍微带点柔和的声音是……而且比平时话多……是吗,是那个男人啊……

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失去了报复的兴致,扎布像赶虫子似的挥挥手打散了狼人存在感稀薄的身影,有些疲倦的直起身体。

而重新凝聚在一边的矮桌上的珍,正因为扎布过于反常的举动而紧盯着他。

扎布也没有退让的打算,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了好一阵子。

直到被晾在一旁的史蒂夫忍不住轻咳出声。珍才总算是转了回去,继续刚才的谈话。


什么啊……欲求不满吗?……

从侧面可以看到犬女少见的生动的表情,反而让扎布更加不明白了。

打算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吗……

既然这家伙这么这么想的话……

抱持着“我无所谓”的态度他决定停止寻找答案。反正扎布向来不是喜欢思考的人。






本来他也可能真就这么忘记了。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写了TBC,但是推荐大家还是当独立短篇来看比较好哦w毕竟不知道我下次更新要到什么时候了 _(:з」∠)_ 【看我主页更新频率就知道……


我觉的犬猿组真的非常可爱w感觉比史蒂珍写起来更顺手,可能是因为史蒂夫太苏了?( ´▽` )总之还是扎布这样的笨蛋写起来更开心w

希望我能尽快写完orz


玛斯蒂尔小姐的真心

弓凛

演员paro

突发脑洞

甜甜甜


《玛斯蒂尔小姐的真心》

“亲爱的玛斯蒂尔小姐。”

青年的金发梳的服帖,望着她的眼神热切而温柔。

“您的嘴唇艳过天边的晚霞,您的眼睛明若夜晚的流星。”

捧着她手说着绵绵情话

“我期盼看见您珍珠似的眼泪……”

这之后的话语她再听不下去。

身为珠宝商人的养女,能够和和地方贵族家的二儿子联姻是再好不过。更何况这位青年爱慕她已久,性格也是温和有礼,作为未婚夫着实无可挑剔。

父母于她有恩,一直以来像亲生女儿般疼爱。

既然他们这么希望的话……

------------------------------------------------------------------------

“又舍不得惹您哭泣。

您的悲伤是刺向我心脏的利刃

您的笑容是甜如蜜糖的毒药”

远坂凛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家伙明天没有戏份,说是要来帮她对台词居然擅自拿了她的剧本念了起来。

“我迷失在了您的花园里

愿为您接受千般试炼,披荆斩棘”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带着玩味的笑容一步步靠近她。

“我的公主

我的天使

我的金丝雀”

他将手中的剧本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在凛的面前单膝跪地。

“等……等等?Archer?”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完全不顾及她的惊慌,执起她的手。比起刚才玩笑的态度,声音听起来更加低沉深情。

“我如百合花一般高洁娇艳的女士啊

您已夺去了我的魂灵

请不要再折磨为您心焦的骑士”

Archer抬眼从底处望着她,那情谊像是要溢出来似的淹没了她。

“请相信我会为您带来永恒的幸福快乐。”

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青年已经吻上了她的指尖,向她祈求爱恋。

“请答应我,好吗?”

他将成为一位好丈夫。是的,他将成为一位好丈夫,还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

玛斯蒂尔小姐无视自己心中始终停不下来的噪音。绽放了一个令人炫目的微笑。一如往常的优雅迷人。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埃德文先生。”

-----------------------------------------------------------------

“真不愧是远坂小姐!”导演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哎呀,那种虽然听着别人的求婚词却思慕着自己真正的恋人,内心苦楚却无法反抗的大小姐的形象真的是刻画的十分完美。没有能比远坂小姐更适合的人了。”

“您过奖了。能够和您这样优秀的导演合作是我的幸运。那么,我先失陪了。”

终于摆脱社交辞令的凛恨不得直接冲向更衣室。一转身却看到导致她“演技出众”的罪魁祸首正站在摄影机旁。

--不给你亲爱的恋人一点奖励吗?远坂小姐?

--开什么玩笑!

远坂凛扭头进了更衣室,想要掩盖颊畔的晕红。


end

Same to you

尼古拉斯×爱丽克斯

BG BG BG

其实CP要素不多,是个有点悲伤的小故事

文章下收



same to you

尼古拉斯还住在泰奥医生那里的时候有好一阵子没见到那女人。

沃里克对此的解释是“爱丽酱也有自己的工作啊,最近很忙的,前几天都累到感冒了,哪有时间管你这个命比蟑螂硬的家伙?”

听他这么说尼古拉斯便没再往心里去。出院的时候果然看到那女人盛装打扮到有些犯蠢的地步,像是被缎带和花朵包裹起来似的站在便利屋门口。

手忙脚乱的,用粗糙的动作比划着“欢迎回家”手语。

“不用勉强……说话,就可以……”

“我说你啊!爱丽酱穿这么可爱来迎接你,你这家伙就只会说这种话哦?!”沃里克打断了他音调奇怪的语言,表情不满的开始指责起他来。

身为当事人的爱丽克斯倒是不怎么在意,反倒笑咪咪的推着两人赶快进屋说要做好吃的来庆祝。

“爱丽酱你就是太惯着他了!……”

在他们充注定满血腥和伤痛的一生中,这样打打闹闹的悠闲日常是仅有的光亮。尼古拉斯不懂的如何形容,但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

尼古拉斯听不到。

在他看来爱丽克斯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其他人交谈顺畅,BASTSARD那边的工作也按时在去。除了好像对那些嵌了花边的装饰品燃起异常的兴趣,以及对待自己坚持要用手语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他知道那女人一直都是个异常执着的家伙。

他甚至在外出的时候从杂货市场买了些花里胡哨的小玩意回来给她。看着爱丽克斯一脸开心的样子,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也散去了。


所以,

直到两个月后,尼古拉斯才终于碰巧遇上妮娜来送消炎药。

“怎?怎么了?!”

刚从市场回来的女人被他推到墙边,一副惊讶焦急的样子。

尼古拉斯没有理会她,握住手腕将她按在墙壁上。不顾阻拦,粗暴的扯下了她脖子上的绑带。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愣怔。

绣着美妙麦穗花纹的蕾丝缎带下,是十字形的扭曲的伤口。未脱落的伤痂连着新长出的粉红色的嫩肉,突兀的出现在原本光洁的喉咙上。

爱丽克斯·贝尼迪特失去了声音。

尼古拉斯觉得愤怒要将自己的胸腔和大脑燃至炸裂,凶暴的怒意瞬间控制住了他。

“谁干的?”

他捧着爱丽克斯的脸颊,用比平时更加低哑恐怖的声音质问她。

蓝绿色的眼睛里逐渐充满了恐惧和担心,她的嘴唇一张一合,请求他不要去。

“哪个混蛋干的”

我已经没事了!没事!那个人沃里克先生和加拉哈德先生已经去教训过了!真的!求你别去!不要去了!尼古拉斯……拜托……

她的眼泪不断的涌出来,一边说一边比划着,用自己的手覆在男人的手背上,拼命的拜托他。

尼古拉斯最终还是没有去。


“爱丽酱想多赚些钱补贴便利屋,在四号街的酒吧找了唱歌的工作。”

“蠢女人”

“结果那里原本的歌女觉得自己被抢了工作,喜欢的经理好像也看上爱丽酱了。”沃里克点上了烟,说话声都变得沉重起来:“……辛亏接她的加拉哈德找了过去,才算是把命救了下来………”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

“那也是没办法啊,小爱丽哭着求我。”他一脸苦恼的看向蹲在一边的尼古拉斯。

烟蒂落在地上,熄灭前照亮的是一片鲜红。

“好啦,走吧搭档。再不回去的话衣服上会沾上味道哦。”

在纹身师下手之前,面对两人向她投去疑问的目光,爱丽克斯打着手势说没关系。

等到回到便利屋的时候,就会变得一样了。三个人一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