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惩罚 【赌场paro继续

架空赌场梗,私设有,ooc可能有,士郎出没。





正文


Archer现在的情况不仅仅是糟糕一词可以形容。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床头并不是常有的体验,话说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不过比起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在床边以不正常的速率来回踱步的少女才是更大的麻烦。

“凛……抱歉……”无论如何还是觉得先道歉比较好。
“闭嘴!我正在生气!”
黑色的长棍带着风压甩到他眼前,几乎贴着他的鼻尖停住。
“你这是不讲道理……”
“呐,archer。”凛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嗓音打断了他。“这是我最喜欢的黑檀木球杆。”说话间木杆的尖端缓慢的滑至咽喉,少女笑的眉眼弯弯“我不太想让它见血呢。”

球杆与他的喉结不过一纸的距离,凛的手很稳。archer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寒意爬上背脊,条件反射的吞咽了下。

“啊啦,现在倒是很听话嘛。”
对于无理的讽刺archer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出声。
“之前那些再说来听听啊?”语气不善的少女突然靠近他,翠蓝色的瞳孔里燃着烈火。“那些‘放心吧你先走’还有‘退下’之类的句子。”她伏低身体,球杆已经抵上了archer的胸口。“再说一遍试试看啊。”

他咬了牙把反驳声咽了回去。面前的大小姐正在气头上,大概不太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反抗的好时候。

“那时候不是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隔着衬衫轻轻敲打着的胃部,他却觉得整个胸腔都震的生疼。
“当英雄的感觉很棒?”凛稍微退开了些距离“保护着什么的幸福感和沉醉感很美妙吧?”而后翻身骑上了他的腰。

Archer忽然觉得神经有点撑不住了。

“自己的性命无所谓是吗?”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只手握着球杆撑他的上腹,另一只手从喉咙起食指轻点,一路划到他开着的第二颗纽扣“如果想死的话我很乐意送你一程。”

指甲掠过皮肤,轻微的瘙痒伴着温度的上升。他感觉有些口渴。

“乖乖躲在一边?站在你身后就够了?”凛猛的扔掉球杆拽起他的衣领。鼻尖相碰额头相贴,archer直面少女眼中饱涨的怒意。

眼前的身形和古早记忆中某个人的背影重合, 远坂凛被突如其来的恐惧所捕获,只装了蔬菜和番茄的纸袋却像是重得要抱不住。
不想失去他不能失去他,那是她的archer。

“别小看我啊!archer!”

原来是这样。
有什么温柔的东西在他的眼里绽开。
这世上没有人会比她更可爱了。




“……什么啊,那个表情……”
明明已经在内心上软了态度的少女,注意到男人眼角的笑意时却感到自己受到了小小的冒犯。
她只犹豫了那么一瞬间。然后依仗着距离优势,轻轻地,轻轻地伸出舌尖碰了碰男人的上唇。
像猫一样。

“凛?!”Archer瞬间觉得有点当机。
“嘘”少女竖起食指“我还没允许你说话呢。”
“呐,Archer。我一向赞同肉体上的惩罚更容易让人记住什么该做与什么不该做。”红色恶魔露出笑容。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绳节还是一样牢固。
唔……今晚,绝对不会好过吧。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