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弓凛 赌场Paro

架空赌场梗,私设有,ooc可能有,汪酱出没。

前提
archer负责扑克区
lancer负责轮盘区
凛的地位等同于经理
士郎在吧台
迪卢木多负责安保
老板是樱


正文
“哼~真是稀客。”

“应该说真不愧是大小姐的待客之道吗?”讽刺的表情一如往常。“那还真是了不起的礼仪啊。”

 “啧,对你这种家伙用的上什么‘礼仪’啊……”如同预料一般的生气起来。“反正也只为了在那里冷嘲热讽才过来的吧?!”

 “哦?意思是你希望我常来吗?”男人像是发现了什么般眯起眼睛。

 “在胡说什么啊你!脑子坏掉了吧?!”

  “呣哼……”

 “笑什么啦?!真是的……你这家伙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凛,久违的玩一局怎么样?”archer并没有理会她小声的不满,偏了头向台球桌示意。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不过真是充满勇气的提议啊。”她挑起眉,青蓝色的瞳孔闪着微光。
 
 archer觉得呼吸紧了一瞬。
 “不要把人想的那么过分。”他试图平复胸腔中骚动不已的某种东西“即使是我也会受伤的啊,凛。”

 “是吗?我以为你的是钢铁铸成的呢”说话间已拿起球杆的凛显得毫不在意,玩乐般的把台面上的球一颗颗扫进洞里。

 archer在一旁盯着少女流畅的姿态有那么一会,突然出声“不过心可是玻璃的哦。”

 “啊!”黑色的8号球从洞口错开去“ 都怪你!”

 “这种程度就分神的话不行吧,远坂家的名号也会哭泣的。”

 “那还不是因为……哎?”手,被握住了。

 “上午客人闹事时弄得?”食指指甲根部有夹杂着血丝的紫黑色泛上来。

 “没什么大事……”糟糕,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热呢“可能指甲会脱落吧……”

 “在那之前就别打球了。”

 “没有……!……”

 面对说着“这双手可是赌场的重要财产”一边吻上去的archer凛完全僵在了那里,似乎所有的神经都瞬间集中在了指尖,柔软又干燥的触感像小小的火苗一路引燃到大脑。

 脸绝对已经红起来了吧,手心也在出汗了……给我放开啊你这家伙!!

 “下次小心。”相对奋力把手收回去的凛archer自然无比的耸肩,一脸「我什么都没做」的无辜样。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把我当作小孩子……”啊啊……为什么只有这混蛋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样子!

 “都?”

 “lancer那家伙今天上午也亲了我的手心说着‘不痛~不痛~’来着……”
 
……

Emiya君,即使在赌场,杀人也是犯法的哦。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