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想要与你相见【下】

想要与你相见【下】





地中海的十二月再怎么温暖终究是冬季,穿着印花过膝裙的远坂凛裸露的肩膀和小腿冻的发痛,手指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她抱着咖啡缩在车里小口啜饮。听见外面传来“只要在柔情蜜意的夕阳中拍最后一组就可以结束了”让人火大的声音时眉毛不觉一折。
真是够了!本来这种时候就要拍春装广告就够奇怪了,偏偏还碰上摄影居然是!……
凛更加忿忿不平的咬着杯沿,敲敲玻璃比划着要美缀帮她查当晚回日本的机票。
对方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向她表示没问题。

接收到好友眼神中的揶揄,凛有些赌气的偏过头去。
圣诞节刚过没多久,街巷里洋溢着没有散去的欢欣气味,连窗外注意到他们一行的路人脸上都充满夹带着好奇的幸福神情。让凛觉得有点小小的寂寞。
其实她对于天主教的节日并不怎么在意,那往往只意味着两人比平日里更难见面。但是明天就是正月……如果只能一个人过的话未免太凄凉了些……


发出的讯息直到登机前都没有收到回音。
对此Archer倒是毫不惊讶。
他的恋人电器苦手是出了名的,简直不像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年轻女性。

起初Archer实在没法相信“优等生”远坂凛居然会有这么笨拙的方面,他一度认为她可能只是不像其他小姑娘那样热衷于此,直到他们第三次合作拍摄短剧的时候。

晚饭后凛抱着笔电敲响了他的房门,进了屋子径直走向冰箱找了瓶果汁坐在沙发上,说电脑无法启动。从头到尾没有一点请求的样子。
Archer隐约记得自己是说了什么让凛拍着桌子一副想吃了他的表情。
不过他确实有在认真检查那台红色外壳的机器。来回翻转两次后他在右侧摸索着,伴随着“啪嗒”的弹出音,两人看见了安稳躺在光驱中的电影碟片。
“……”
“……”
如果不是基于那涨红的脸颊,和对这位小姐连使用自动贩卖机都要花一般人两倍时间的的了解,Archer甚至要以为她只是想找理由来和自己搭话了。

她太可爱了。思念的心绪像是抑制不住 ,想听她含着威胁的语气叫自己的名字,想要拥抱她娇小的躯体。不是海报上不是杂志上一一想见你。


远坂凛看到短信的时候拍摄刚刚结束。
她盯着只有六个字的信息有30秒左右的样子,突然红了脸把手机丢向桌子。响动把
一旁替她卸妆的三枝吓了一跳。

“什么嘛……不过是个Archer……这家伙,少给我得意忘形了……”
“远坂小姐?”
“哎?啊,没事哦。”
虽然现在才看到,但实际上的收信时间已是数小时之前,凛没由来的有些急迫。
“三枝,能帮我叫下美缀吗?”

把留在酒店的行李托付给了绫子,也向其他工作人员道了别。远坂凛叫了的士匆匆赶往机场。虽然订了七点的票,但只要有可能改签她还是希望能搭乘尽量早些的航班。早一点,哪怕一点都好……
凛把脸完全埋进毛绒领子一一这可没法再说什么“不想念”了啊……

Archer踏出玻璃门瞬间被冷空气激的皱起了眉。他稍微有点苦恼。虽然已经在同一个城市,但他既不知道拍摄工作是否完成,也不清楚她的大概位置,短信又没有回应……这可怎么办?
一一也不知道凛有没有好好穿衣服啊。


一旦太阳西沉,天色便迅速的暗了下来。远坂凛到机场的时候路灯已经亮成一线。她理了理刚才在车上被自己揉乱的领子,抬眼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身影熟悉的过头。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白发黑肤的男人站在灯光下,吐出的水汽在红格围巾上晕开,灰色的眼睛像是染进了灯光的暖黄。

“Archer?!”

男人闻声抬起头。

啊啊,他看到了拿坡里的冬阳。




END


=====================
作者的废话
新年贺居然让我一直拖到了红茶召唤祭也真是够了……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可能现在都还没写完orz
这篇其实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结尾不够饱满啊,环境描写完全没有啊之类的。怎么看我都还差得远。还是要多读书啊( ´▽` )ノ

今天晚上大家都很开心呢ww也非常令人感动。
幸好大小姐召唤了红茶,幸好我们能够因此聚集在一起。
今后大家也要相互喂食啊( ´▽` )ノ
实在是感谢你们,爱你们哦w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