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惩罚 下 【弓凛】【赌场paro】

R16 R16 R16,肉汤,ooc

献给给了我无限帮助的渔火。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前文请走: http://llyy12.lofter.com/post/2db7f7_4dfd4d1


正文


“手枪贯穿伤,小口径步枪侧面远射伤,这个是……爆炸物碎片?” 她描摹着精壮躯体上的每一道伤痕“哼哼……真是身经百战呐,Emiya君。”他早就习惯这种事了。有些残酷的事实在她脑海里回响。凛暗自咬了牙,手下的动作却越发温柔。


她抚摸的很仔细,稍微有点……太仔细了。

皮肤接触的温热沿着血管烧灼至胸腔。以悄悄涌起的幸福感和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事态的混乱感为燃料一寸寸向下延伸。


Archer善于应付牺牲、仇恨、离别和一切带着血腥气息的东西……但是这姑娘甜的像幼年时切嗣给他的苹果糖,他连碰一下都是小心翼翼的,更何况……


然而凛显然不能理解他苦恼,她的臀缓慢的向更加不妙的地方移动着,直到碰到某样东西……

“呃……”

Archer的挣扎和扭曲的表情大概极度的取悦了凛,她带着甜蜜的笑容将手探向身后,触到了已经勃发的性亹器。

“啊啦~虽然是一副这样的表情,不过这不是相当兴奋嘛~Ar~cher~君~”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消磨Archer仅剩的理智。


“凛!……凛……”太阳穴跳着疼,Archer奋力握紧拳头可是毫无缓解。

“停下!凛……”命令什么的已经无关紧要,他几乎没法完整的吐出一句话来。“这可不是请求应有的态度。”骑在他身上的少女相当自得其乐,除了手上的动作之外晃动着臀部距离危险又进了一寸。


“住手,现在下来……立刻……”他双眼紧闭,脸上已经有了痛苦的神色。哀求似的警告她。

凛其实知道这刺激有点大了,她也非常清楚会发生什么。但是她并不介意以这种方式将两人的生命维系在一起。

“Archer,现在向我保证不再那么做的话,我就考虑就此收手。”

“我,明白,了……凛…”

听到这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承诺,凛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


“?!!”Archer猛的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瞪视着凛。

他的性亹器已经完全陷入少女的股沟中,现在还能维持清醒纯粹是因为一时的震惊。


面对着Archer受到巨大冲击的神情,凛有些红了脸。她其实也不是看上去那么泰然自若。只是太清楚这时候的保证根本不可能阻止这个男人病态般的自我牺牲欲望。她需要一些更加实际的,确切的东西来牵绊住他。


“咯。”

“哎?”

轻微的响声过后,凛发现自己毫无预兆的被摁在了床垫上。

而本应该被绑在床头的男人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手腕。使得凛在自己怀中成为一个弓字型。

两具躯体彼此紧密的贴和着,相接触的下半身扩散出另人尴尬的热度。

Archer好像是无意识的在磨蹭,把脑袋埋在她的脖子边喘着粗气。


“Archer?”

“嗯……”

“绳子是怎么解开的?”

“结的打法,是……我教给……呃……我教给那混小子的……”句子的后半甚至都能听到他的齿根在响。

“唔……”

凛的唔咽声让Archer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然后僵硬在了那里。

他的前胸贴着她的,喘息的起伏更加急促,却不发一语。


“Archer,如果我说‘不要’的话,即使去死你也会停下来吧?”

男人依然没有出声,翘起的发在凛的耳边摩擦。不断的有汗水打在凛的颈窝里,然后他颤抖着缓慢的试图放开自己的手。

凛几乎想叹气了,这家伙的温柔简直另人抓狂。

“如果现在松手的话就给我从冬木滚出去!”


Archer这下是彻底被搞糊涂了,他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凛翠蓝色的眼睛。

少女也盯着他眨了眨眼,伸手抱住他的肩膀,在脖子上用力咬下一口。

“痛……”

好似疼到了心口上。

Archer蓦的收紧怀抱。

好似疼到了灵魂里。


他现在还能做什么呢?他要怎样抗拒她?他怎么能抗拒她?


我爱你呀。


评论(2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