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Same to you

尼古拉斯×爱丽克斯

BG BG BG

其实CP要素不多,是个有点悲伤的小故事

文章下收



same to you

尼古拉斯还住在泰奥医生那里的时候有好一阵子没见到那女人。

沃里克对此的解释是“爱丽酱也有自己的工作啊,最近很忙的,前几天都累到感冒了,哪有时间管你这个命比蟑螂硬的家伙?”

听他这么说尼古拉斯便没再往心里去。出院的时候果然看到那女人盛装打扮到有些犯蠢的地步,像是被缎带和花朵包裹起来似的站在便利屋门口。

手忙脚乱的,用粗糙的动作比划着“欢迎回家”手语。

“不用勉强……说话,就可以……”

“我说你啊!爱丽酱穿这么可爱来迎接你,你这家伙就只会说这种话哦?!”沃里克打断了他音调奇怪的语言,表情不满的开始指责起他来。

身为当事人的爱丽克斯倒是不怎么在意,反倒笑咪咪的推着两人赶快进屋说要做好吃的来庆祝。

“爱丽酱你就是太惯着他了!……”

在他们充注定满血腥和伤痛的一生中,这样打打闹闹的悠闲日常是仅有的光亮。尼古拉斯不懂的如何形容,但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

尼古拉斯听不到。

在他看来爱丽克斯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其他人交谈顺畅,BASTSARD那边的工作也按时在去。除了好像对那些嵌了花边的装饰品燃起异常的兴趣,以及对待自己坚持要用手语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他知道那女人一直都是个异常执着的家伙。

他甚至在外出的时候从杂货市场买了些花里胡哨的小玩意回来给她。看着爱丽克斯一脸开心的样子,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也散去了。


所以,

直到两个月后,尼古拉斯才终于碰巧遇上妮娜来送消炎药。

“怎?怎么了?!”

刚从市场回来的女人被他推到墙边,一副惊讶焦急的样子。

尼古拉斯没有理会她,握住手腕将她按在墙壁上。不顾阻拦,粗暴的扯下了她脖子上的绑带。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愣怔。

绣着美妙麦穗花纹的蕾丝缎带下,是十字形的扭曲的伤口。未脱落的伤痂连着新长出的粉红色的嫩肉,突兀的出现在原本光洁的喉咙上。

爱丽克斯·贝尼迪特失去了声音。

尼古拉斯觉得愤怒要将自己的胸腔和大脑燃至炸裂,凶暴的怒意瞬间控制住了他。

“谁干的?”

他捧着爱丽克斯的脸颊,用比平时更加低哑恐怖的声音质问她。

蓝绿色的眼睛里逐渐充满了恐惧和担心,她的嘴唇一张一合,请求他不要去。

“哪个混蛋干的”

我已经没事了!没事!那个人沃里克先生和加拉哈德先生已经去教训过了!真的!求你别去!不要去了!尼古拉斯……拜托……

她的眼泪不断的涌出来,一边说一边比划着,用自己的手覆在男人的手背上,拼命的拜托他。

尼古拉斯最终还是没有去。


“爱丽酱想多赚些钱补贴便利屋,在四号街的酒吧找了唱歌的工作。”

“蠢女人”

“结果那里原本的歌女觉得自己被抢了工作,喜欢的经理好像也看上爱丽酱了。”沃里克点上了烟,说话声都变得沉重起来:“……辛亏接她的加拉哈德找了过去,才算是把命救了下来………”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

“那也是没办法啊,小爱丽哭着求我。”他一脸苦恼的看向蹲在一边的尼古拉斯。

烟蒂落在地上,熄灭前照亮的是一片鲜红。

“好啦,走吧搭档。再不回去的话衣服上会沾上味道哦。”

在纹身师下手之前,面对两人向她投去疑问的目光,爱丽克斯打着手势说没关系。

等到回到便利屋的时候,就会变得一样了。三个人一样。



END

评论(1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