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情人博弈

扎布·弗洛伦×珍·皇

可爱的犬猿组

两个笨蛋有点甜蜜又有点纠结的故事

文章下收



《情人博弈》


one

扎布和珍第一次上床是在年会的晚上。

刚从天空阁楼回来的短发姑娘骑在他的腰上,浑身散发着赤焰酒的辛辣味道。

灌着酒精的大脑有些迟钝,扎布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连带着要烧灼起来。

珍像是被他的呆滞弄得有些不耐烦,

“Yes or No .”

她说


妈的!少XX小看我!

被侮辱的愤怒窜上了头,他抓住珍的手臂用力向下一拽,形势即刻调转。

身下的少女满目挑衅面色微红,麦香和玫瑰香气混在一起,撞钟般的敲醒了扎布一一这家伙依然念念不忘。

真麻烦……

他觉得头疼,但不讨厌。

“喂,你可别逃啊,犬女”


有些粗鲁的吻落在脖子和肩膀,一路啃咬到胸口。扎布是附近娼馆熟得不能再熟的熟客,亲吻抚触倒比本质工作显得更游刃有余。

珍很快开始回应他,呼吸纠缠肢体盘绕,不知怎得他却愈发急迫起来。礼服外套被扯开扔在一边,伸手作势就要往下探,肌肤相熨的温暖让扎布整个人都变得躁动不已。

“喂”

纤细白皙的手指在他脑后交叉,松松的环绕着他的脖子,珍轻轻的歪着头。

纯粹的表情让扎布一愣。

“该死!”

他托着女人的脖子深深的吻下去。

一夜无眠。




阳光从公寓西边的窗子里射进来的时候扎布才终于有了清醒的意思。伸手摸摸的床铺,发现根本没法判断那已经空置了多久。

切,管他呢。

扎布一边想一边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想找到呕吐物般混沌的记忆中似乎是放在那里烟盒。


而等他真正点上火开始享受酩醉感时,太阳已经又向西边走了两步,天空染上了艳丽的橘红色。

都这个点了干脆别去事务所了吧,反正都喝多了老板也能理解。

刚好不用和犬女碰面……

那女人,总是不打招呼就冒出来……

哎?

……

手中还剩一半的香烟掉在地毯上。


他跟珍·皇上床了。

他跟自己的女同事,一个总是把自己的脸当作习惯性落地点的不可视狼人上床了。

什么玩意儿啊!

什么XX玩意儿啊!

扎布恨不得把头发都揪下来,打出生起还他从来没这么妄想过希望时间倒流,就算被师傅从山顶上扔下去的时候也没有。


那女人到底……

扎布完全不理解珍的意思,任何女人都有可能出现在他的床上但绝对不包括她。

那也是因为犬女不懂得他的魅力。

他打心底里这样认为。

虽然这样认为,思绪却不可遏制的往回飘。

模糊而旖旎的记忆中她不断想要遮住的娇艳表情和蒙着泪水的眼睛,一旦看过就不可能忘记。

糟糕了……有点……




“噢噗!”

今天扎布·弗伦洛的午睡也和绝大多数时间一样,因为脑袋被踩进软垫中窒息而导致终结。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他抬起手臂想要将女人掀翻下去。

这个稍微带点柔和的声音是……而且比平时话多……是吗,是那个男人啊……

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失去了报复的兴致,扎布像赶虫子似的挥挥手打散了狼人存在感稀薄的身影,有些疲倦的直起身体。

而重新凝聚在一边的矮桌上的珍,正因为扎布过于反常的举动而紧盯着他。

扎布也没有退让的打算,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了好一阵子。

直到被晾在一旁的史蒂夫忍不住轻咳出声。珍才总算是转了回去,继续刚才的谈话。


什么啊……欲求不满吗?……

从侧面可以看到犬女少见的生动的表情,反而让扎布更加不明白了。

打算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吗……

既然这家伙这么这么想的话……

抱持着“我无所谓”的态度他决定停止寻找答案。反正扎布向来不是喜欢思考的人。






本来他也可能真就这么忘记了。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写了TBC,但是推荐大家还是当独立短篇来看比较好哦w毕竟不知道我下次更新要到什么时候了 _(:з」∠)_ 【看我主页更新频率就知道……


我觉的犬猿组真的非常可爱w感觉比史蒂珍写起来更顺手,可能是因为史蒂夫太苏了?( ´▽` )总之还是扎布这样的笨蛋写起来更开心w

希望我能尽快写完orz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