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间隙时刻 二幕

间隙时刻 二幕

卡仕柏X蔻蔻 兄妹组

正文下收

间隙时刻  二幕


蔻蔻很少会到卡仕柏的船上来。

但在曾经的某一段时间里,这里对她来说远比那个老狐狸的本部更接近“家”的概念。

因此卡仕柏倒是对她突然出现在舱室门口完全不感到意外。


她看起来非常沉默。

自那件事以来永远上扬的嘴角难得的拉成直线,似乎可以看见愤怒和悲伤溢出胸口,漫过地板和沙发成为深不见底的泥潭。

【那底下可是能让所有人类颤栗的怪物】

卡仕柏想。

然后放下手中的洗衣篮,愉快的打着招呼:

“哟,蔻蔻。


撩起蔻蔻的柔软接近透明的额发,果不其然看到淤青的团块。

卡仕柏发出轻声的叹息。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神情轻松以至于看起来漫不经心的问到:“因为R ?”


“砰!”

蔻蔻的拳头擦着卡仕柏的太阳穴砸进沙发靠背里。

微笑着看着她阴郁的眼睛,卡仕柏毫无动摇。

这混蛋……

“法尔梅!”蔻蔻提高声音:“抱歉……有点事要谈。”

因为担心而探身进来的女人点点头,关上舱门。

“雷纳德·索奇,艾克·哈特,两个倒霉的男人是你天真幼稚的牺牲品。”

他像是在作演说般高谈阔论。

“背景调查?本部的情报?那种东西本来就不能全盘相信吧?”

“魔女确实已葬身火海。但是Bookman,Scare Crow,SCS,甚至弗洛伊德,军火商的身边嗅着金钱味道而来的恶犬要多少有多少。”

卡仕柏终于收起那令人讨厌的笑容,露出海克梅迪亚式的,毒蛇般的目光。

“以为有雷姆和法尔梅在身边就没问题?真是没长进啊,蔻蔻。”

卡仕柏可以确定他听见了蔻蔻的牙齿发出“咯吱”的声音,对方大概正在想像把自己吞吃入腹的场景。


“什么啊……”剑拔弩张气氛突然间消失了,蔻蔻把额头顶在卡仕柏的胸口,整个人像是埋在了他怀里:“你是来给我忠告的吗……卡仕柏哥哥。”

“是警告。”

他拍着蔻蔻的背,低下头亲吻她的发旋。

“要我安慰你吗?”

“不……这样就好。”



致R.

-------- -------- -------- -------- -------- -------- -------- --------

R死去的那里太让人难受……特别是OP里还有他拿着酒站在自己墓前的镜头!过分!!

我觉得蔻蔻肯定,比我,比我们所有人都更加难受吧……

其实我不确定艾克就是这个艾克……不过我觉得应该就是原本雷姆部下的那个吧……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