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

杂食,BG小战士,产出量极其极其低下orz

想要与你相见

想要与你相见
弓凛 新年贺






“怎么样?”
“在拿坡里……”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愉快的样子。
“拿坡里……不是说今天会在米兰?”昨晚通话时她确实说了第二天会在被称为艺术之都的城市来着,他不可能记错。
“要不是那个混蛋今天早上说什么‘拿坡里冬日里的阳光是情人眼中融化的蜜糖’我们今天确实应·该·在米兰。”不满的气息一字一顿的沿着电波传递过来。
“间桐慎二啊…”想着那位摄影师说出这种话的样子,他不由得觉得背后一凉。
“除了那个变态还能有谁!!”
“唔…你们现在开拍了?”
“没,刚下飞机你就打来电话了。真是的…明明是14年最后一天了……如果不是到四月份为止都休假的话我才不会!……”
声音断的很突然,隐约能听见有什么人打招呼的背景音。Archer猜到这通电话估计没剩多少时间了。
“被人听到了?远坂凛优雅淑女的影响就……”即使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乐于捉弄自家恋人。
“闭·嘴·啦。到拍摄地了我先挂了哦。拜~”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仅剩断线的盲音在耳边响个不停。
唔…所以自己这是白跑一趟了?

凛在化妆师小姐第二次来补妆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其担忧的眼神,苦笑着解释说自己有些睡眠不足所以皮肤状态不是很好。
毕竟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对那边那个指手画脚的紫色海带头恨得咬牙切齿才导致崩妆的吧?毕竟淑女的皮囊还是要的。

但是,一想到本来抱有的晚上赶回东京和恋人一同跨年的期待心情托这家伙的福完全变成了对可能赶不上飞机的担心……
不行不行,再生气的话眉毛又要画歪了。
她劝自己想点开心的事。

其实两人在一起的三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聚少离多,就算在同一个城市也经常因为时间上错开的通告而只能在机场匆匆碰个面。凛清楚这是工作使然,所以也没怎么抱怨过。
但是前段时间难得的能够在一起拍戏,朝夕相处中自己不知不觉也就变得贪心起来。
想要看到他只为自己而露出的笑容,想要听见他低沉温柔的嗓音。不是从屏幕上不是从电话里一一
想见你

“Perfect!远坂!保持这个表情别动!”
真是的…乌鸦又开始吵闹了。

 “莳寺,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远坂小姐有点杀气腾腾的样子啊……”
“那个恶魔一直都是那样吧三枝。”
“可是……”

听到只剩下下午三点之后的机票时Archer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气恼,但是生气也没有办法,这让他觉得有点无奈。
时间充裕的过了头,于是打定主意搭车去市区。

Archer想要买条项链。挂坠是先前拍广告时看好的款式,蓝绿色的宝石明晃晃的就像凛的瞳仁。

“初次见面emiya前辈,我是远坂凛,您此次拍摄的搭档。”
这便是他们的初遇了。
少女眼里亮着光,搭档两个字咬的很重。Archer当时觉得这姑娘很可爱,可爱的有点蠢。
然而站在镜头前的瞬间,他看到有巨大的力量猛地从那女孩身上迸发出来,又和她的身体一同收束在那条黑色的丝绒长裙里。
肩背和脖子挺的笔直,名叫远坂凛的少女此刻优雅的像只天鹅。

她的骄傲和咄咄逼人都是出自身才能和日复一日的努力。
随着愈加频繁的合作,认识到这一点的同时,Archer的内心似乎也逐渐塌陷了。

过了很久他才知道少女那天带着刺的态度源自品牌方助理的传达错误。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远坂凛真实的,更偏向小恶魔的一面从一开始就只有他能看见。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年, 凛还是那么活力满满令人头痛呢。
Archer把首饰盒塞进口袋,一边感叹自己居然也到了回忆往昔的年纪一边又无法抑制的想起她露出笑容时的狡黠模样一一
想见你。



Tbc




虽然过了这么久才写新年贺……但是之前在考试我也是没办法嘛OwO
手稿其实还没有写完,大致思路也有点乱七八糟的 _(:з」∠)_我其实有点担心呢 (´∀`) 【滚
这次真的是想写傻白甜,也确实写了傻白甜,非常开心w
感谢澈桑和无冕桑的帮助w
那么,迟到的新年快乐( ´▽` )ノ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